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一日夢見自己變成了一隻蝴蝶,在一片麥田里自由地飛舞。起初,意識裡我還不確定蝴蝶就是自己,至到我把那種凌空飛舞的感覺體會得淋漓盡致。很久以來我便羨慕飛的感覺,也為這一生無緣與天空而歎息。可是我在夢裡圓夢,也可謂是幸運的。 夢中,我的翅膀柔嫩,飛地很低,身體距離麥鋒尺高。但忽高忽低的自由,近大遠小的透視角度,以及凌空俯瞰時胸中的開闊,讓醒來後的我久久回味。 夢中的我不知飛來何處,也不知將飛向何處,一個人獨享夕陽的溫暖和天地間的寧靜。納蘭容若說,“春叢認取雙棲蝶”,晏小山說,“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”。我在寧靜與空曠中享受愜意,遺憾的是不能擁有雙宿雙飛的感動,“與誰同醉采香歸”不會只是一個天邊美美的神話吧? 梁祝一曲傳千古,夢中的蝶是梁祝其中的一個吧。一個先化了蝶,焦急等待另一個。蝶低回徘徊,如泣如訴,擺脫束縛的無拘無束也趕不走孤單和惆悵。說好了不後悔,約定了三生,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?經歷了破繭時的痛苦,蝶會在愛情的天空裡永生。 我願意自己是一隻守候愛情的蝶, 在空中信步,在風中跳舞,前生說過不見不散,他只是為告別親人耽誤了時間。 按周公解夢的解釋我的這個夢自然是吉祥的。但我不想拘泥一種解釋,因為夢本身的意蘊就是無窮的,我只是選擇了其中我最喜歡的一種。